Lorene

我的内心不动,所以我的坑也一动不动

【JE】谋杀婚姻(史密斯夫妇AU)

写在前面:

1.我就记个梗。

2.史密斯夫妇AU

3.cp:JE 微量梅嗝


4.他们属于彼此。





谋杀婚姻



【0】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1】

杰克•弗罗斯特感觉自己的手被用力地掐了一下,他猛地回过头,看见坐在身边的艾尔莎正对自己笑得温柔又优雅,仿佛她的手只是轻轻地握住他的,下一秒就要十指紧扣。

杰克咳嗽了一声,从善如流地把艾尔莎偏凉的手收入掌心。

艾尔莎的笑容没有任何改变,只是眼里流露出些许满意的神色。她转回头去,向对面婚姻咨询师点点头:“您可以继续了。”

“好吧,”那位金发碧眼看起来挺辣的姑娘安慰性地微笑着,“常规问题,你们结婚多久了?”

噢,这真是一个好问题。

“五年。”艾尔莎快速且确定地回答。于此同时,她的丈夫也用同一种笃定的语气开口道:“四年。”

他们迅速地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交换了一个心心相印的微笑。

“四年。”艾尔莎更正。
“五年。”杰克说。
他们的咨询师仍旧保持着礼貌而且专业的微笑,但这给她的美人外貌带上了点祖母式的慈祥。

乐佩感觉自从选择了这个职业并一路做到“金牌婚姻咨询师——为您的婚姻排解疑难,保驾护航。”这个头衔之后,自己的少女心都快熬成巫婆了。每天接待的夫妻,夫夫或是妇妇千奇百怪,有的破镜重圆,有的还是在互相折磨之后一拍两散。她见过太多的情爱纠葛,和客户也有足够的专业精神支撑来打交道。

所以她只是平静地注视这对搞不清结婚了多少年的夫妻,伴以耐心的微笑。

“…好的,我确定,是五年。”艾尔莎调整了一下笑容的弧度,使她看起来更可信,“在阿伦戴尔,一个小岛国。”

这次她的丈夫没反对,只是低笑着附和,“那是一个美妙的夜晚。”

“异国的不期而遇总是能激发男女之间的激情从而促成一段良缘,这很说得通。”乐佩说着,也没有错过他们二人进来八分钟之内的第三次对望,“不过,又是什么让五年后的你们来到我这里呢?”

“…事实上,我们的婚姻出了一点小小的问题。”那位乃金色盘发的妻子收掉了微笑回答,平铺直叙的语调仿佛只是在说她打碎了一个玻璃杯。

乐佩注意到她的丈夫听到这个问题之后皱起的眉头。

“弗罗斯特先生好像并不这么认为?”

被点到名的杰克扬了扬眉,淡淡地开口,“老实说,我并不觉得。我们仍然彼此相爱,而且爱得不能再爱了。”

他平静地瞥了一眼自己的妻子。

“但是亲爱的,婚姻不是只有爱情才可以的。”他的妻子湛蓝的双眼直视着他灰白色的,神情略带讥讽,“我们相爱这我不否认,但你必须得承认我们都在忍受对方,而这种忍受让我们对彼此越来越冷淡。”

“你是指我把你匿名的爱慕者送你的巧克力丢掉的事吗?对不起,我总觉得你不适合甜食。”

“跟你说过了那不是什么匿名的爱慕者,就是安娜送的。我不适合甜食,你是在觉得我胖吗?还有,难道一个大男人应该合适打《守护者联盟》这种游戏吗?”


好了,乐佩现在明白这对夫妇之间的确存在问题了。尽管他们都在冷言冷语地反驳对方却还没有松开彼此十指相扣的手,他们之间也存在着所有夫妇之间存在的矛盾——婚姻不是爱情的坟墓,生活的琐事才是。她喜欢这漂亮又气质相配的一对,丈夫看起来玩世不恭却对自己的妻子深情款款,妻子则把强势与温柔平衡地非常好,乐佩觉得他们绝对是走在街上令人艳羡的那种夫妻。但作为专业人员,她懂得不能将个人感情带入工作,所以她也会客观理性地分析问题并把他们之间的问题各个击破。

不过一点小摩擦与不加沟通罢了,请期待金牌婚姻咨询师大展身手吧。

乐佩控制着不让自己上扬的嘴角那么明显,因为这在这对正冷着声音争执的夫妇面前会显得很不礼貌,哪怕他们正四目相对根本看不见她。

她清清嗓子,唤回了面前这两人的注意力:“我想我已经明白了,谢谢你们的坦诚,”乐佩袒露出一个真诚的笑脸,“接下来我要问一些关于夫妻之间基本问题,希望你们能给我你们最真实的答案。”

艾尔莎眯着眼睛,有些疲惫地点点头,仿佛刚刚的几句口角已经让她筋疲力竭。而杰克只是眉头紧皱的盯着自己妻子完美的侧脸,继而轻声替她回答:“刚才十分抱歉,请继续。”

“——那么,请问你们的性生活如何?”

那两个人同时一愣,然后不出乐佩所料地又对视了一眼。艾尔莎动了动身子,有些不自在地倾身询问:“对不起,请问你是说…”

“是的,亲爱的,你听清楚了,她在问,性。”杰克飞快地打断她,看着正回过头瞪自己的妻子,笑得戏谑又懒洋洋。

他一只手摩挲着艾尔莎的手,另一只插进口袋里,身子完全靠在椅背上,灰白色的眼睛明亮而又闪烁着一点点恶作剧的光。这使他看起来就像某个玩世不恭的电影男主演,介于幼稚与成熟之间摇摆。让女人又爱又恨的混蛋。乐佩在心里默默评论。

杰克把艾尔莎的手拉起来伸至唇边,轻轻吻住,直视着听到这个问题后一直都在尴尬却装作很自然的女人,眼里抑不住的笑意。

“艾尔莎很棒,这方面我们没有一点问题,我只能透露这么多。我不会跟任何人分享这个时候的她,哪怕你是个女人。”

乐佩忍住了想翻白眼的冲动,尽管他的占有欲很甜蜜,但他很明显没理解这个问题的用意。

正当她要解释的时候,一旁沉默了一小会的艾尔莎突然开口,她像条蛇一样冷丝丝地微笑起来:“可我对你不太满意,亲爱的。”


正中红心。



前一分钟还得意扬扬的杰克•弗罗斯特脸色铁青地瞪着自己妻子真诚无辜的笑脸,嘴巴已经未经大脑地冒出一句危险的话:“你再说什么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在这里…”

“好了,开个玩笑。”艾尔莎飞快的打断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杰克,安抚性地凑过去吻了吻自己的丈夫的脸颊,很明显这个吻对他还是很受用的。杰克闭了闭眼睛,恢复到一脸面无表情,但嘴角还是很明显的撇了撇。

乐佩觉得自己快要笑出来了。但是她的专业知识告诉自己,似乎这个问题需要下次同艾尔莎的单独约谈里再拿出来谈一谈,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艾尔莎有什么事是不想同她丈夫讲的。关于性。


“好的,”她放过了这个问题,“让我们来聊点轻松的回忆。你们在阿伦戴尔,发生了什么呢?”


------------------------------------------------------
谁告诉我怎么插个图??想放个人设ww

评论(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