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ene

我的内心不动,所以我的坑也一动不动

【JE】谋杀婚姻(史密斯夫妇AU)

这就有点尴尬啦



—————————————————————



【3】

艾尔莎抱臂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瞟了一眼专心致志开车的杰克。她从手包里掏出手机随便拨拉了两下,默默在心里掐着时间。

“好的,我生气了。”杰克依旧目视前方,语速飞快。

艾尔莎在心里大大翻了一个白眼。

“我就知道,哪个方面?我开你玩笑还是…”

“全部。去看婚姻咨询师本来就是个天大的笑话。我还真是享受被一个外人盘问性生活还被自己的妻子嘲讽的感觉。”杰克冷笑着弯了弯唇。

“对不起,我为这个该死的玩笑道过歉了,杰克你真棒!男人该死的虚荣心!”

“亲爱的…你知道我其实不是为这个生气。”杰克皱着眉看了一眼板着脸的妻子,腾出右手握住了她的,转而又坏笑起来,“如果我有问题,那么我们第一次见面也不会那么愉快了。”

艾尔莎迅速的把手抽出来打了这个扬扬得意的男人,又立马被捉住,攥在他手心。“别闹,开车呢。”

艾尔莎不可闻地轻轻叹了一口气,“你知道的,我只是想挽救一下我们快要亮红灯的婚姻。”

“我不会跟你离婚,你也没有离婚的打算,说真的,你要离婚我也不会 轻易放你走。”杰克握着她的手紧了紧,“所以我们的婚姻并不存在亮红灯的可能性。”

艾尔莎垂下了眼睑,头贴到冰冷的车窗玻璃上,拇指摩挲过杰克无名指上的婚戒。

“我爱你…杰克。”她又轻轻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也爱我。可你不能假装我们的关系已经越来越紧张了。我们动不动就可以吵起,为那些乱七八糟的无聊事。这很消磨我们对彼此的感情。”

“……”杰克在片刻的沉默后点了头,“但我不觉得换窗帘换地毯换墙纸真的会有用,还不如给你自己多买几件新衣服来的高兴。”

“我知道……所以我现在只是想去买晚餐的材料和卫生纸,你前面那个路口右转,我们不去宜家了。”艾尔莎凑过来吻了吻杰克的耳朵,靠回了座位。

--------

“晚餐吃什么,弗罗斯特夫人?”杰克推着购物车,问道。艾尔莎随手往食品区一指,就快步往前走去,杰克也不紧不慢的跟上。


早餐吃什么,中餐吃什么,晚餐吃什么,这好像就是她这种普普通通的寻常妻子最应该考虑的事。这让她的胃像烧起来了一样,天知道她以前从来都不需要考虑这种家长里短。

但这是她选择的婚姻生活,她义无反顾的选择和一个普通人过地久天长的日子。虽然杰克也是个会拿刀的,但拔出来与捅进去有着截然相反的性质。

艾尔莎借着反光的货架悄悄瞥了一眼杰克,挺拔英俊的银发男人正在往购物车里没完没了地放一盒盒的八喜冰淇淋,脸上流淌地对喜欢食物的欣喜就像个稚气未脱的大男孩。

艾尔莎胃里的火突然就熄了。

她微微翘了翘嘴角,转身拿了一盒鸡蛋。

她爱眼前这个人,而这个人也爱她,这就足够了。

她可以在漫长且无趣的人生里跟一个真正和自己志趣相投的人将彼此的生命缝补在一起,她可以在累的时候随时被圈进一个怀抱,也可以窝进一个人的胸膛一起一边吃冰淇淋一边看完整个系列的《碟中谍》。

他们可以在暖暖的午后在厨房的台子上接吻,一直吻到床上,完全忘掉灶上煮失败了的土豆。

还有什么不值得呢。


艾尔莎的脸上突然一冰,她差点没控制住手上力道把一盒酸奶挤爆了。佯装愤怒的扬起眉,却撞进杰克亮得仿佛有幽微的流动火光的眼神里。“尊贵的夫人,这是您最喜欢的朗姆酒口味。”

她温柔地笑起来,温柔得让她自己都快忘记她其实不是什么大学教授,而是个杀伐决断的杀手。

她上前挽住杰克的手臂,和他一起慢慢推着购物车,明明身处熙熙攘攘的超市,仍悠闲地仿佛在梧桐道上散步。



没有什么不值得的。

-------

“嘿艾尔莎!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


艾尔莎听见身后传来一个不太熟悉的女声,她转过身,看见的是一个漂亮的红发女人。

她礼貌的微笑起来:“你好梅莉达,见到你很高兴。”

杰克象征性地对那位女子点点头,手还插在口袋里,眉宇间有些冷淡。

梅莉达也没介意他的失礼,热情地挽着一个栗发的年轻男人走近他们,向艾尔莎和杰克介绍道:“这是我的丈夫,希卡普•哈德克,我们上周在莱德太太的聚会上见过的。”

杰克终于有点印象了,握了握一脸无奈微笑的希卡普,理解他拿好像总是过于热情的妻子没办法的心情。

梅莉达飞快的扫了一眼购物车里的东西,又扫了一眼艾尔莎平坦的小腹,发出一声短促而愉悦的惊呼,“看来我要为你们送上祝福啦!恭喜啊!”

艾尔莎莫名奇妙地与杰克对视一眼,却发现了她刚刚走神错把一大包尿布湿当作卫生纸丢进了购物车。

“该死,”杰克手忙脚乱地把尿布湿丢回货架,艾尔莎红着脸解释道,“我刚刚走神拿错了。”


梅莉达了然地笑了笑:“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早晚的事。”

“……”

—————————————————————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