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ene

我的内心不动,所以我的坑也一动不动

【原创中篇】玫瑰年代(JE/MH/ER)

第十三章 我的太阳

秋日天高风远,铅灰色的云与天幕严丝合缝的细密紧贴着,像是一块天鹅绒罩住了拱形的天穹。整片天明明暗暗,如那东方名家的泼墨山水。

西风带着秋日特有的凉爽怡人,卷去如潮水般的酷热暑气,送来清幽冷冷的,空气中弥漫着的暗香。 这是秋天里狩猎的最好天气了。


杰克身着深如墨蓝色的长款燕尾礼服,蛋白石扣子留白亮眼,与他闪耀的银白发色相互呼应。他戴着一盏戴色阔边礼帽,意气风发的骑在一匹通体雪白的高大骏马上,正侧着头与身旁骑着她心爱的恩格斯的梅莉达讨论待会儿的狩猎计划。梅莉达红发烈烈蓬松卷曲,如同一团燃烧的火焰。她身着一件深青黛色的骑马短款风衣,马裤与风衣里的缎面女士背心同色,身上背着一把巨大的精致弓箭,雕刻有繁复的家族图腾。她眉飞色舞高谈乱阔,手舞足蹈的比划他们的计划,脸色因为兴奋而泛起红晕,让在身后的希卡普一直担心她乱动摔马,与同样又担心又好笑的乐佩无奈的对视一眼,只能笑着摇摇头。

杰克与梅莉达是狩猎时的绝佳配合伙伴。杰克擅长的是搜寻猎物,他像一只鹰一样对猎物身处何方有着非常强的直觉。杰克不屑于捕猎受伤残疾或年老体衰的动物,而对于最常猎到的狐狸野兔又兴趣缺缺,所以一心希望能够猎到一些“大家伙”。梅莉达也是,她一直希望能真正捕到一只大黑熊,无奈她毕竟是女人,独自对抗太危险,就正好与杰克一拍即和。她虽是姑娘,骑射箭术却不输给任何一个男人,有时候短程箭她的精准度甚至可以险胜杰克。


这是麦克唐纳家的特色,老麦克唐纳宠着这个长女,在她7岁生日就送了她一把造价不菲型号特制的好弓。她那个时候抱着这把弓走哪带到哪,有时候一生气就拿着被箭到处乱射一气,不过幸好箭头包了软软的红色橡胶,伤不了人。 希卡普杰克乐佩那段日子可不好过,看到梅莉达就慌慌张张的,四大庄园都被她闹的鸡飞狗跳,直到她有一次不小心把箭射进了她母亲埃莉诺的精致盘发里,射击风波才到此告一段落。

他们三个为了这件事笑了梅莉达整整一年。这把被没收的弓后来被梅莉达夺回来,现在仍收在庄园里,就挂在她房门正对的那面墙上,来纪念她没规没矩一点也不像个姑娘的童年时光。

希卡普骑着一匹鬃毛红棕通体枣红色的骏马,在他们两个身后慢慢悠悠的闲晃。乐佩看着他牵着这匹马出来的时候投来暧昧的微笑,而他根本没解她的意。他穿着一件橡木果色的绘纹骑马燕尾礼服,脚蹬锃亮的高筒马靴,手里松松拽着皮革缰绳,俯下身子与一身红衣艳丽的乐佩逗弄兴奋得如同梅莉达的猎狗。

乐佩红衣束腰,是最为经典的小姐骑马的打扮,但倒不沦为传统,金色的袖口上阴刻着盛开的玫瑰。

金发束了个简单的发髻垂在身后,没有规规矩矩盘起来,也没有完全披下散开,看起来明丽又有丝丝妩媚。

他们不像那两个人一般亢奋,虽然杰克仍是气定神闲的,但他眼里的光芒表明他同梅莉达一样跃跃欲试。希卡普与乐佩不喜杀生狩猎,参加这种春秋必备活动也只是为了不拂那两位的兴致。他们一般就跑跑马,追追灰兔狐狸,看看风景吹吹风就罢了。

“…这个计划如果不出差错的话,应该不会有事。就看我们有没有那个运气猎到一头熊了,你说呢,杰克?”梅莉达兴致冲冲的闭眼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却没有等到杰克的回答。她狐疑的睁开眼睛,却只看到杰克挺拔修长的背影。

他宽肩窄腰遮住了一个女人的身形,待他退开,梅莉达才看个真切。

是艾尔莎。

艾尔莎换上了一件深黛蓝色的骑马短款风衣,裁剪紧致贴合她纤细的腰身。风衣里面是一条裙摆同色的长裙,前襟缀有精致的白色小波浪。袖口是淡而亮眼的铂金色,与她柔和的发色相得益彰。她优雅的侧坐在一匹通体亮黑色,四处脚踝却为雪白的漂亮骏马上,马儿轻盈的踏着步子,远看仿佛走在云端。与在场的所有女性相同,她头戴着的女士阔边小礼帽上遮有一层薄薄的黑纱。

杰克与她并排,两个人小声说说笑笑。艾尔莎低头巧笑倩兮,杰克目光温柔如水的看着她的笑靥。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杰克淡淡微笑着,轻轻道出一句诗。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那个人是你吗?”艾尔莎目光含笑,睨了他一眼。

“我非常乐意,美丽的小姐。”杰克优雅的牵起艾尔莎戴着蕾丝手套的右手,鞠躬印下一吻。

“哦,老天!”梅莉达与艾尔莎身后的安娜同时发出一句呻吟。

“请离开我姐姐的手,先生!”

“你好,艾尔莎。还有,杰克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酸!”

杰克回头向气鼓鼓的安娜报以灿烂的微笑:“恕我做不到,可爱的小姐。”随即又回过头对着梅莉达笑得一脸得意:“抱歉梅梅,我也做不到!”

艾尔莎掩嘴轻笑着向梅莉达,乐佩,希卡普点头致意,偏头对杰克小声嘀咕:“安娜没想到我们会真的在一起,正生你的气!”

“我愿意承受这点小负担,”杰克轻快的点点头,英俊年轻的脸一本正经,深邃不见底的眼里却闪烁着嚣张与优雅并存的气焰,这让艾尔莎着迷,“但我希望如果将来我向你求婚她不要太激动。”

“噢杰克!”艾尔莎惊呼,柳叶般的眉挑的高高的,她承认自己确实被吓到了,但又不乏那么一点点的惊喜。

“放轻松,好姑娘,我再喜欢你也不会这么轻浮的!”杰克大笑起来,眉眼弯弯如画,让艾尔莎一时都忽略了他小小的失礼。但杰克很快平静下来,望着她目光如炬,他真诚的慢慢开口:“你是个让我想珍惜的姑娘,艾尔莎。我希望我将来能有这个运气想你求婚。”

艾尔莎面上一绯,眼神清澈如晴空下的爱琴海,她微微一笑:“那,祝你好运了,杰克。”

她夹紧马肚,缰绳一甩,策马扬鞭向前奔去,耀眼的乃金长发编织的鱼骨随风翻飞。今天天气阴沉没有太阳,但那一刻,回头笑靥如花的艾尔莎就是杰克眼里的光芒万丈。

杰克勾起嘴角,俯下身子摸了摸马脖子,轻轻呵了一声也飞快的向前奔出去,快马追逐那一抹深黛倩影。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爽朗。 
啊,多么辉煌灿烂的阳光! 
还有个太阳比这更美, 
啊,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啊,太阳,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那就是你!”*

正如意大利那不勒斯的这首飘摇在弯延水道与叹息桥下的曲子所唱,杰克在心里暗暗叹息。
----------------------------------------------

“他们两个,还真是毫无顾忌。”骑着一匹健壮雪白的高头大马的弗林悠悠踏步到乐佩身边,眯着眼看向已经并驾齐驱的二人,喃喃自语。
弗林换上了一件纯黑的缎面骑射长款风衣,第一颗扣子到胸膛以下,露出里面精美华丽颜色暗蓝的马甲,以及第一颗在领口的扣子悄悄松开的衬衣。
“他们本来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乐佩弯嘴轻轻哼了一声,站在草地上送一旁随从的盘子里拿了一块香肠丢给一只正摇尾乞怜的最小只的猎犬。
“上来吧。”乐佩看着伸至在自己面前的一只手,抬头看向那个正俯身目光炯炯看着自己的男子,他勾嘴微笑的样子让她微微心惊于自己突然漏了一拍的心脏。但她仍然佯装面不改色,挑眉抱臂好笑似的看着他:“我凭什么要和你骑一匹马?”
“就凭我没有把你的秘密说出去。”他故意提起那个清晨,眼里的笑闪过一丝狡黠,手却维持着邀请的姿势。
乐佩闭闭眼睛,无奈地将手搭在他手上,心里却狂跳不止。弗林无声地大笑起来,用力一带就将乐佩牵至马上。他听见乐佩闷闷小小的声音:“威逼淑女就范可不是什么绅士干的事情。”
弗林温柔的轻笑一声,幽幽道:“与我同骑一匹马,这叫利诱,我的高瑟大小姐。”
乐佩红着脸撇撇嘴,强撑着抬着下巴装作傲慢的瞪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转移话题:“不过,听说你们还有朋友也要来?”
“啊…是的。”弗林装作没有看出来,配合地顺着她,“是一个德国人,与门泽尔家族有些交情,这次是来英国办事情顺道来看看我们。索性就邀请他来狩猎了。”
乐佩悄悄回头瞥了他一眼,却正好捕捉他突然暗下来的眼色。弗林情绪总是收的很快,让她一时不禁怀疑自己眼花。
她点点头,抚摸着白马蓬松的鬃毛:“这匹马很漂亮,它叫什么名字?”

“马克西姆斯。”*
---------------------------------------------- * 叶芝 《当你老了》
*1898年意大利歌曲
*没错就是那匹逗逼马,不过它应该没戏份了【摊手】
梅梅骑的就是那匹苏格兰黑马恩格斯( ´ ▽ ` )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