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ene

我的内心不动,所以我的坑也一动不动

【近代欧风】玫瑰年代(JE/MH/ER)


第十二章 骑士
弗林.莱德站在明亮几净的落地窗前,细细读着一封花式特别信纸考究的短句信。而信上没有署名,只有一枚番红花纹饰的印玺留下的鲜红印记。
他转身从壁炉架上拿下一盏基本用于装饰的复古油灯,点燃里面残余的蜡烛,将那封信付之一炬。
“所以,他要来了是不是?”
“嗯。”艾尔莎心不在焉地轻声回答。她提笔在立架画布上抹开一大片鸽灰,又半掺着淡淡的明蓝,柔和在一起像极了窗外此时的天色。
也许兰开斯特烂漫多情的夏日要慢慢步入伦敦秋日的后尘,而那热情嚣张的太阳也会一去不复返。
艾尔莎没有抬眼,继续在那片鸽灰色苍穹下勾勒出苍青色的轮廓,笔刷快速的跳动,但她的语速还是温吞得仿佛在阅读一本无伤大雅的小说:“他要我们让他认识杰克。”
“该死的老狐狸。”弗林小声咒骂了一句,艾尔莎抬眼瞪了一眼他,他只能皱着眉收了声。
“他抓住了我们的软肋,我们只能听命于他。何况,这还算是为国效力。”艾尔莎放下了画笔,起身推开了小阳台的落地玻璃门,走到露天下。


天阴阴郁郁没有阳光透过云层,透着凉气的西风卷起艾尔莎单薄的珍珠白棉质长裙,裙摆微微内收,吹不起来。这是稍微华丽一些的起居裙的款式,倒不是不能穿出门,因为上半身背部和前领都有镂空的蕾丝设计。但是艾尔莎在庄园里闲着不出门便最喜欢这副打扮。
弗林从沙发上拿了一条格纹浅绿的纺纱披肩,走到阳台上为艾尔莎披上。
他反身坐在在艾尔莎身侧的护栏上,偏头和她一起望向那条蜿蜿蜒蜒的乡间小路。那条小路可以送他们去往8英里外的乌托邦。
“那他怎么办?”他将一朵折好的红玫瑰色的信纸放在艾尔莎面前。他清楚看见艾尔莎眼里在那一瞬间闪过的慌乱。
“那个人不计较过程,只要结果。所以…”她抱起手臂,眯着眼睛盯着那朵永不凋谢的爱情花,声音轻得如同夏末结束的叹息,“他应该不会管我们。”
艾尔莎转头抓住弗林的手臂,蹙起眉盯着他手掌上的绷带。
“不过话说回来,弗林你手伤没完全好可以骑马吗?”
“我没问题。”弗林轻松的耸耸肩。
“真是搞不懂你为什么要跑到镇上去换药。”艾尔莎怀疑的盯着弗林突然绽开的人畜无害的笑脸,挑高了眉。
弗林抱臂淡淡微笑,眼神又飘忽不定仿佛随风而去变得渺远。
艾尔莎猜到了个答案,翘起嘴角,回过头不再多问。
弗林不会向她刻意隐瞒任何事,她懂得,所以她尊重他,给他自由。
“不过…你还是不打算告诉安娜?”
“啊…”艾尔莎收起了微笑,颦眉有些为难的样子,“她还不懂事,小孩子脾性,还是不要让她知道这种事情了。”
她看向他,眼神在说起安娜时都会变得柔软稚嫩。好像她所有的沉稳与成熟都在这一刻悉数洗去铅华,回到在阿伦戴尔庄园她那无忧无虑与安娜在一起却过早结束的童年岁月。
那个时候,他还没出现,以至于她的童年还完美无缺。
艾尔莎像是知道他想起了什么一样,温柔的拍拍他的手,头靠向他的肩。

“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尤金。”
弗林苦笑起来,轻轻叹了一口气。


再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还是会战栗。这个名字属于他暗无天日的悲惨过去,属于他还没有见到艾尔莎前的混沌不清的岁月。但是那也是他,是最真实的他。
没有人可以因为现在的辉煌而完全忘记曾经的痛苦。甚至会让那烙在灵魂里的伤痛更加深刻。
因为那也是你,无论是狼狈不堪的你,还是潇洒快意的你,那都是你真真正正的你。
弗林代表的是他的快乐幸福,尤金代表的则是一切美好的背立面。
但唯一让他心怀感激对于作为尤金的那段时光里,是因为他在那个时候真正遇见了艾尔莎。
那是对他的救赎,他一直都这么认为。
所以艾尔莎在出现的那一刻,便加冕成为他的女王,他将义无反顾的跪在她面前,让她把那把利剑架于他的肩头,他默默起誓,从此成为她身边最忠诚的黑色骑士。无条件的为她的悲伤讨伐,为她的美好守护。
他对她的感情来源于骨血,无关于爱情。
他的女王的爱情属于那个银发嚣张的少年。
杰克与艾尔莎是从灵魂上相似。他们一样云淡风轻,又一样深不可测。杰克虽然平时傲慢不羁,但是他浅色眼眸里确是像含了一块冰窖里化不掉的寒冰。他可以对所有人笑眼弯弯,但他只对身边信任的人真诚与真实。他是一副不轻易出鞘的利剑,若是锐利待人则必然见血。

但是弗林看得出来,杰克又确实是把艾尔莎真正放在心上的。杰克那样的人,从乐佩透露似是决不允许自己身边的人对自己有大事上的半点隐瞒。但他却放任艾尔莎不对他说真话,只是绕开雷区温柔地陪她玩这场暧昧甜蜜的玫瑰战争。

艾尔莎是一张收起来的画卷,画得还是古希腊晦涩的神话故事。无人可以一目了然,摊开来则更不知道这画卷中的匕首是不是要送自己一命归西。
他不知道他们在这你来我往的书信与红玫瑰间透露了多少真心,但他尊重艾尔莎的一切决定。

他只要保护她不受伤害。

他看着艾尔莎装着不动声色却又是真正期盼那每日飞来的信件,看她微笑着写下一句又一句虚幻美丽的诗篇,看她望着窗外弗罗斯特庄园的方向神游物外,看她为了显得无辜而特意写上的伤春悲秋。
他只要她真正遇上自己的良人。
杰克就是艾尔莎的良人,是与女王天作之和的国王,他们兵戈相见,甜言蜜语,惺惺相惜。
而他,跟随女王身后的十字军骑士,衷心的祝愿她的幸福。

骑士宣言第一条:我将永远效忠于我的君主,至死不渝。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