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ene

我的内心不动,所以我的坑也一动不动

玫瑰年代【jelsa the big four】



第六章 加勒比海蓝
弗罗斯特大宅歌舞升平,人们的情绪似乎丝毫没有被繁琐无味的聊天和重章叠复的舞曲所影响,舞池里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却仍不知疲倦,只是曲风变为了较为舒缓的乐章。
杰克有些烦闷,在匆匆忙忙从旋转楼梯上快步下来之后,他立马跌入了怀特洛克夫人关于他最近身边琐事的话局。怀特洛克夫人非常年轻,在她还未嫁给怀特洛克少校之前杰克与她有过一段交情,杰克以往是有耐心与她攀谈上一会的。但现在,他满脑子都是刚刚那个在他视线里停驻了几分钟的靛蓝色倩影。
一旁的怀特洛克少校看出了杰克的不奈,他温柔的揽过似乎过于有活力的妻子,低声劝说他怀里身形娇小的女人转身离去,并对杰克投出的略带歉意的微笑报以理解的颔首。果然还是男人更懂男人,杰克在心里轻轻舒了口气。
可当他抬起头继续搜寻那个美丽女子的时候,他还是低声的咒骂了一句刚刚的怀特洛克夫人。该死的,那个金发女子刚刚站过的落地玻璃前空空如也。
他快步走过去,发烫的脸颊贴上冰冷的玻璃。杰克有些懊恼的闭上眼睛,这让他在燥热的空气里找回了一丝平静。但是这一丝弱不经风平静还是被喧扰的人群随便一阵高声大笑给吹没了。
杰克突然发现,乐佩也不见了。虽然这么想有点对不起她,但这意味着自己失掉了逃避跳舞的挡箭牌。杰克更加烦躁起来,用力的拍了一下面前的木质窗框,震起附着在窗帘上的细小尘埃。人们足够喧嚣,除了无人邀请的老淑女和春心荡漾对他心怀幻想的小姑娘,没有人会注意到弗罗斯特大少爷的失态。
杰克疑惑自己没由来的气急败坏,他从来没有因为一个才见过第一眼的姑娘而如此大动肝火烦躁不堪。令他感到可笑的是:甚至他烦躁的原因是因为没有来得及与她说上一句话。杰克低声吃吃笑起来,为自己突然的怦然心动感到惊奇。他,杰克.弗罗斯特不是没有接触过女人,从小与乐佩,梅莉达,希卡普三人一起长大,女人的心思他虽不说能一看就破但花点小心思就能博得她们一笑。但同他们三人一起度过的时光占据了他到目前为止的大半个人生,他对女人
的研究也只局限于性格相异却又都因家世和美丽而远近闻名的乐佩梅莉达。对于不认识的大家小姐他从来都只是游戏花丛中,没有认真过。可是这次,他偏偏想要认真对待。
杰克转过身,伸手想从一旁的长桌上端起一杯红酒来理理思绪。一个静静的躺在酒杯盘旁边的东西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把做工精致尺寸小巧的折扇。
做工考究彰显着它的主人定出身名门,如同暮色时分的湖水蓝色扇面暗示着它的主人很有可能身着华贵的蓝色长裙。杰克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个身影。
他的心狂跳起来。
杰克像做贼一样快速的伸出手抓起那把折扇,却意外的碰到了另外一只手。比自己体温稍低的温度让他吓了一跳。他转过头,却又对入了那个刚刚让他后悔万分错失了的人的眼睛。
奶金色的少女惊讶的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银白色少年,海蓝色的眼眸流露出不解与一丝飘摇的羞怯,但面色还是波澜不惊,甚至嘴角还保持着刚才温度的笑容。
杰克只觉得自己掉进了一望无际的加勒比,就这样睁大眼睛忘记呼吸得慢慢沉入海底。
你的眼是我永生不遇的海,他不由得在心里轻轻的叹息。


“您好,我是艾尔莎.门泽尔。”少女颔首微微屈膝提起裙摆行了个礼。将双手叠加在身前,抬起下巴,海蓝色的眼睛在不会冒犯的范围内望进杰克的双眼,嘴角扬起抿嘴的标准微笑。俨然一副教养良好家世显赫的淑女派头,冷漠却又不会不近人情。但杰克只是依据直觉而觉得这个姑娘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拘谨,在她的眼睛里,海面下回旋的是连绵的暗潮。
杰克同样背手鞠躬回以问候:“小姐您好,我是杰克.弗罗斯特。”少年笑的彬彬有礼,像一支温润的歌。
出乎少年意料的,对面的少女似乎并为对他的姓氏有多吃惊,她只是继续微微一笑开口:“看来您就是这场热闹舞会的主人,认识您是我的荣幸,先生。”
想必她已经听过多多少少有关他的风言风语了,希望里面没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杰克在心里小声的叹了口气。他并未在兰开斯特见过这位少女,这样标志清新气质优雅的姑娘若在兰开斯特怕是早已家喻户晓,不可能藏到今天才现身。所以,他只能推测她是受邀来的邻郡贵族。
“小姐,认识您也是我的荣幸。你可以直接叫我杰克,也不用敬语,你不觉得这样别扭吗?”
女孩子微微颦了眉,但又很快的绽开一个笑:“那么,艾尔莎,请叫我艾尔莎。”
杰克感觉到了她的紧张,虽然她看起来神色平静,但她还是拘谨得小心翼翼。是因为没有同龄的女孩子吗?要是乐佩或梅莉达在这就好了…杰克突然急切的渴望看见那大片金色或是那火焰一般的热情。 “哦杰克!你在这里!”
清亮的女声在不远处响起,艾尔莎只看见一个金色的影子闪到了杰克身边,一把缠住了他的手臂。她亲昵的动作让艾尔莎不知为什么燃起了一股不快感。杰克狐疑的看着抓着自己的金发少女,咋咋唬唬的倒不像她在外人前的样子,不由得奇怪于乐佩的反常而忽略了对面女孩子轻轻挑起的眉。
乐佩愠怒的狠狠瞪了杰克一眼,回过头就看见了杰克对面站立着的面色生疏的少女。她不由得想起了那个与她只有一面之缘就被她打了的男人。她记得他们两个人是一起的,但她对这个女孩子还是挺有好感的。她尴尬的松开杰克,提起裙摆低头行了个屈膝礼,动作得体优雅,虽是另一种风情,但也是大家闺秀般的端正。
“抱歉,刚刚打扰到你们,失礼了。我是乐佩,乐佩.高瑟,是杰克的朋友,很高兴认识你。”看着金发少女抱歉的神色和双颊因为不好意思而染上的嫣红,艾尔莎也认出了她。她越发觉得弗林刚刚说的话过分。乐佩明明就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家世优秀却仍然亲切温柔,是个好女孩。她也同样回礼,道了姓名。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