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ene

我的内心不动,所以我的坑也一动不动

玫瑰年代【jelsa the big four 】



第四章 月光曲


 已经月上竿头了。那轮起初还流连于薄云中的朦胧月现在已经完全褪去身上的繁复衣饰,像是一位纯净皎洁的少女的胴体,就那样赤裸裸的站在那里,与每一个心思各异的人坦诚相待。

 周围安静到可以听见风吹树影。梅莉达闭上眼睛就可以想象出那水墨勾绘的影子是怎样随着叶片摩挲的节拍轻盈地翩翩起舞。她也想在这样的月色下跳舞,虽然她不擅长,虽然那个人并没有邀请她的意思。

 她从嗓子里发出一声微弱的叹息,睁开眼睛,看向从舞会没开始多久就躲开众人,一声不吭站在湖边的男孩,她心心念念却一直以挚友的身份相处的希卡普。

他就那样站在那里,离她不出十步。但她却明明白白的觉得他在下一秒就会消失,义无反顾的奔向他心里魂牵梦萦的地方从此消失在她的世界,彼此了无瓜葛。

 梅莉达打了个寒噤,周围的温度已逐渐接近与冰凉。月色如水,冰冷的撒在希卡普瘦削挺拔的身脊上。她竟忽然有一种他站在一块巨大的棋盘上的错觉,他是白色的骑士,誓死保卫与他定下契约的白皇后,而她躲在树影里,是与他相悖的黑色无名小卒。

 她跌跌撞撞跑向他,惊慌失措的,鲁莽失仪的,从心底里感到害怕的。

 希卡普回过头来,神色没有任何的诧异,就像他早知道她会在身后一样,只是对她眼睛里带上的决绝而感到不解。他微微伸开双臂,任由毛绒绒的女孩冲入他的怀抱,轻轻抚上她的背脊。他不会开口问她怎么了,就像她所期望的那样。

 他们在月下相拥,气氛却与恋人之间的情谊相去甚远。

 梅莉达深深吸了口气,闻到的却是希卡普身上与他性格相符的温和踏实的气息,她有点晕头转向了。当她意识到她刚刚做了什么之后,她尴尬的用头往希卡普怀里撞了一下,脸颊还是不由自主的烧了起来。该死的!我在干什么?

 希卡普有些好笑的松开面色纠结的梅莉达,女孩子的心思他一直猜不透,就像他一直把梅莉达不符个性的害羞看做女孩子的青春期面色潮红自然现象,就像他从来都不知道那个叫亚丝翠的女人到底喜不喜欢他一样。都是未解之谜,都是水底翻覆的海藻林。

 “希克…”脸上的热度已经褪去,梅莉达轻轻唤了一声眉头不知道为什么又皱起来的男孩子。她知道他在想什么,她一直对他的心意一清二白,一直对他同那个女人的迷恋看的比谁都要分明。希卡普以前不是这样子的。他是个温和理智的少年,笑起来温润又腼腆。与杰克的放荡不羁冷冽如冰不同,希卡普温柔得像东方西域深藏的玉石。他们四个人可以说从小一起长大,对彼此的喜好性格都烂熟于心。但是希卡普的改变,她却比谁都早发现。因为她喜欢他,就像他喜欢亚丝翠一样。都是显而易见的答案,都是水面轻易吹散的浮萍。

 亚丝翠是希卡普的家庭老师,长他两岁,一头浅金色齐胸长发往往编织成一条简单的辫子,干练知性却又有十足的女人味。家世并不好,独自生活在兰开斯特的小镇,因为被老哈德克看中从而被接入哈德克府邸成为希卡普的家庭教师。是个非常特别的美人,因为在较为保守的兰开斯特,能与武力扯上关系的女子除了精于射箭的自己就只有擅长斧头的亚丝翠,当然,还有二人同样精准的枪法,不过也许这就是她,能得到老哈德克将军认可的原因。而当希卡普第一次把亚丝翠以家庭教师介绍给他们的时候,梅莉达已经管不了杰克玩味的口哨和乐佩投过来的担忧眼神了。因为希卡普.巴鲁切尔.哈德克,已经毫无救药的喜欢上了那个从天上掉下来的亚丝翠。而一直粗糙凌乱的自己,怕是一点胜算也没有的倾覆了。

 “梅…想跳舞吗?”身边男孩子温柔的声线把梅莉达唤回,她抬起头,对上希卡普有些担忧的目光。  就算你的心在天边,但只要你现在在我面前,哪怕一小会也是好的吧。

 梅莉达大大的绽开一个微笑,伸出手撘上希卡普的臂弯。

 就让我们在这样的月色下,在我们美丽尚且年轻的年代,趁你还在我的身边。就这样单纯而任性的跳舞,无论是华尔兹还是快步舞,无论我会与不会,我都会尽我的全力跟上你的步伐,跳到明日的太阳破空而来,跳到我们一起老去。

 我爱你,是我自己的事情。而你爱我,是与我无关的话语。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