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ene

我的内心不动,所以我的坑也一动不动

玫瑰年代【jelsa the big four 】


第三章 不眠夜
 水晶吊顶闪闪发光,虽然没有风,杰克仍能感觉到那些泛着光的冰冷的物什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呢喃。这让杰克想起了小时候梅丽达所喜爱的童话:在英国的密林里,存在着一种虚无缥缈的叹息着说话的精灵①。据说,那种小精灵会给听见它呢喃的人,带来意想不到的命运。
 杰克出神的站在二楼楼梯上倚着扶手朝下观察着形形色色的人,却无意撞见了正在同当下有名政客谈论事务的父亲的一记眼刀。无奈的笑笑,仰头把杯中瑰丽液体一饮而尽。现在舞会正值高潮,他没理由也没脸窝在这里无所事事。
 “希卡普又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梅刚刚陪他去吃点东西了。”杰克侧过头来,发现金发少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走到他身边。她轻轻撑着栏杆,优雅的翻坐在扶手上,繁复的裙摆似乎丝毫没有影响到她,轻盈得如同一朵山茶上的蝴蝶。乐佩的到来从一定程度上给了他一个可以不必下去随便邀请一个女孩子的借口。
 “那你为什么又在这里。”杰克从身边走过的侍从盘上迅速的拿下两杯酒,又懒懒散散的递给身旁的乐佩。
 “我啊……原因和你一样”,乐佩愉悦的眨了眨眼睛,又有些烦躁的把一丝头发别到耳后,漫不经心地往身后楼下熙攘的人群瞥了一眼,“明明没有兴趣,却还是得身不由己的前来。”
 杰克笑笑,没有接话,眼神却还是在进进出出的人群里流转。
 他和乐佩一直都是这样,默契合拍,在大人中也许是理想的一对。但他们两个当事人自己却对这种事非常分明:他们两个不可能相爱。不适合一起执彼此之手慢慢变老,只适合做一辈子的好友。
 乐佩大幅度的转过身来,和杰克一样倚着栏杆观察着所谓人世的千娇百态。“班纳特的五个小姐,宾格莱的公子②,马尔福少爷和他的妻子③……”乐佩用眼神悄悄清点着今晚来的人物,有时候随意的蹦出一段关于他们的花边新闻,杰克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望着神采奕奕过于兴奋的乐佩有些好笑。
 “诶!那是…谁?”乐佩忽然停了下来,睫毛微微颤动,身体却不自然的僵直。杰克被她突如其来的惊呼下了一跳,莫名其妙的顺着她的眼神往下望去,却不知自己也同乐佩一般愣在了原地。
 一位身着靛蓝色藤蔓勾花长裙的小姐远远的站在一楼的落地窗前,奶金色的长发编织复杂的盘发花样规矩的盘踞在她的脑后。没有带着别家小姐世俗的媚笑,只是温和的垂着眼睑,有一搭没一搭的同她身边的一位穿着同样考究的公子聊着天。那个少年栗色偏棕的头发并未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而油光发亮,只是随意的往后固定了一下,额前还垂着几缕碎发,有些雅痞的味道,优雅却又带着几丝放浪不羁的意味。他们看起来很亲密,因为那个女孩子神色自然的任由那位少爷为她拒绝掉前来邀舞的人。还有一位穿着轻便的水绿色薄纱裙看起来年龄稍微小一点的女孩子时不时过来跟她说上几句话,类似的高贵发型作用在她一头胡萝卜色的长发上有些稍微的不合适。看起来像一对姐妹和一位不是局外人的少爷。
 那个女孩子正好像在为那个少爷的一句话而报以微笑,却突然抬起头来,海蓝色的眼睛毫无防备的撞进了杰克吃惊的眼神里。明媚的双眼里的笑还未消退,微微翘起的眼角给她端庄的外表带来了属于这个年纪的活力。她似乎也有些吃惊,微微眨了下眼睛,却还是立马回过神来对杰克报以一个友好的微笑。那个微笑转瞬即逝,就像一只蜻蜓在杰克心里平如镜的湖面轻轻点了点水,像闪电一样激起层层叠叠的涟漪。
 “你说…他们是一对吗?”,乐佩小声的偏头问向身边的男孩子,眼神却一直依附在那两个人身上,“……杰克?”等不到回应,乐佩慢慢的收回目光,却发现身边的男孩子正大步流星的撇下她往楼下走去。
 被唤到的少年停住了脚步,回头对乐佩微微一笑:“现在…我有兴趣了。”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