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ene

我的内心不动,所以我的坑也一动不动

玫瑰年代【jelsa the big four 】


第二章 露水
 1958年 英国 兰开斯特郡 弗罗斯特大宅
 明净的落地玻璃嵌入一面墙,镂空雕花的窗饰把玻璃分割成一块块的格子,规整的像是一面竖直的西洋棋盘。窗外暮色四合,落日还在与西山吻别,或许是初夏的缘故,一轮晓月已隐隐的攀上似墨迹晕染开的天穹,微微的发出冰凉的白光,像是深蓝色的法兰西绒上绣着的白花。
 一位身着点缀暗蓝边勾线礼服的少年临窗背身而立,身形有着如17岁同龄人的挺拔,笔直的背脊体现他从小养成的贵族教养,与众不同的是他天生的银眸银发,以及那如同雕塑般苍白脸庞上精致的五官。
 他伸出手,漫不经心的玩弄着一旁及地窗帘的帘穗,但眼睛却一直注视着窗外渐渐暗下去的弗罗斯特庄园黑魆魆的树影,和大宅一楼越来越明显得灯火通明。
 “杰克,我想我们可能得早点下去。”单人白漆木质沙发椅上的身着红线勾纹黑色礼服的栗发少年微微抬眼看了看窗前的人,又低下头继续来完成手上的动作。他指了指黑白棋盘上的黑色骑士,小声说道:“梅,如果我是你,我就会走这。”
 “哦,希卡普!”对面被点到的红发女孩子微微蹙起眉头,脸色有些不自然的泛红。她有些烦躁的想梳一梳自己的乱成一团糟的狂放卷发,却懊恼的发现它们已经被规规矩矩的盘到脑后。对面的男孩子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嘴角,伸出手把穿着明艳的水边萝卜色长裙的女孩子一把拉了起来。看似端庄的少女却不满的碎碎叨叨小声咒骂着:“烦死了!为什么我都这么大了还得听她的穿成这个样子?!”
 “我以为你早习惯了,麦克唐纳的大小姐。”窗边的少年回头戏谑道,和她身后的希卡普交换了一个眼神。
 希卡普.哈德克,是有着维京人血统的哈德克家族的唯一的子嗣,所以也是唯一的继承人。杰克所属的弗罗斯特家族,因历代弗罗斯特一直都是政界要员而名震八方,享有兰开斯特极高的社会地位。与弗罗斯特不同的是,哈德克家族则是因为战争中屡获奇功而享有盛誉。老哈德克非常强壮,因早年屡次英勇征战换来了兰开斯特的和平,所以一直被人们敬重有加。但是希卡普却出人意料的没有继承他父亲豪迈的将军气息,比起征战沙场,身形挺拔却又单薄瘦削的希卡普似乎更偏向于军事方面的战略部署而不是亲自挥刀斩将。
 梅丽达.麦克唐纳,隶属于麦克唐纳家族长女,身后还有3个年纪尚小的弟弟。所以身为长姐又正处于社交年纪的梅丽达被母亲严词命令做一名优雅端庄的淑女。麦克唐纳不是兰开斯特的原驻家族,是在梅丽达父辈时才迁往兰开斯特。因为战争选择的是哈德克家族一方,从而在胜利后得以留在这个美丽的英格兰城市。
 “啊,不好意思我一直找不到的耳环,所以……”与屋内白漆绘制的家具陈设相同的木门突然打开,走进一位身着香槟色长裙的同龄少女,明丽的面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一头及地的金色长发松散的盘了一个发髻垂在脑后,耳鬓别了一朵白玫瑰。
 乐佩.高瑟,高瑟家族唯一的大小姐。高瑟家族人丁并不兴旺,因为战争,只剩下了乐佩以及她血统上并不属于高瑟家族的母亲。所以即使是女子,高瑟家也会由乐佩继承。
 “乐佩,你每次迟到都有不一样的…理由。”杰克回过身,望着瞪着他的少女轻笑起来,低头重新打了一遍领带。
 女孩子挽起梅丽达的手,装作漫不经心的斜瞪了一眼杰克回复道:“那当然…不多点花样你们又怎么会每次都相信呢。”
 梅丽达抚了抚乐佩柔顺的长发,和乐佩相视一笑:“虽然我还是对这些一窍不通,但至少这对耳坠与你的眼睛很配,高瑟大小姐。”
 希卡普笑起来,起身打开房门,躬身行了个绅士礼:“走吧,少爷小姐们。”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