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ene

我的内心不动,所以我的坑也一动不动

玫瑰年代【jelsa the big four】



•首发jelsa吧 试着丢上来哒虽然以前一直不打算发…
•版权反正都不是我的
•绝对原创
•cp:Jelsa Mericcup 尤佩







玫瑰年代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第一章 朝花
 当第一缕晨光透过木檩的落地窗棂,带着冰冷的雾气照射在杰克.弗罗斯特苍老的面容上的时候,已花白至仿佛攀上一层霜的睫毛轻颤,呼吸安静的老人睁开眼睛,缓慢的坐起来,裹上身边的毯子,望向窗外阳光下的偌大弗罗斯特庄园的纯白。他缓慢的站起,一步一步的挪至窗前,不过几步却让他分外使不上力。窗明几净,映衬出他岁月斑驳的脸,他微微眨了下眼,想扯出一个如当年意气风发的笑脸。
 他已不再年轻了,杰克深知这一点。当他奶金色长发的妻子逝去之后,他越来越发觉岁月不饶人。身体老态龙钟,心里想的事却越发回到从前。现在的他,有大把的时间坐在这把安乐椅上,回想以前青春年少时的旧事,望向窗外和他一样老去的弗罗斯特庄园的一切。天晴的时候儿子安迪会带着小孙子在草地上练习棒球,下雨的时候女儿卢娜会撑着伞去检查她母亲留下的那片玫瑰园的棚子佣人是否已经支好了。而每年的五朔节,弗罗斯特庄园会像他年轻的时候一样,举办盛大的五朔节舞会。五朔节是社交季的大节日,每年这个时令,会有数不清的身着摇曳裙裾的大小姐或是贵太太攀着文质彬彬的公子少爷或是位高权重的各家族的老爷们聚在此地,流连嬉笑,游戏人生。
 盛开的玫瑰别在淑女的前胸,露骨的玩笑开在风流公子的嘴角,浓妆的贵妇互相炫耀最近的新装,把玩着酒杯的男人低声谈论着当时的政治风向。奢靡的花盛开在宏伟的弗罗斯特庄园深处,与杰克年轻的时候别无二样,红艳的滴出血来,却又病态得常开不败。
 在轻狂的少年时代,他也是纨绔子弟中的一员。作为弗罗斯特庄园年轻的继承人,依靠着出众的相貌和显赫的家世,他恰似理所应当得主宰着从小到大经历过的无数次舞会。当然,他是同他的好友一起。他沉迷于世人对于他们沉醉的眼光,却又有时对永无止境的重章叠复感到厌烦。杰克.弗罗斯特从来不是什么圣人,他不会对自己天生就享有的荣华富贵而感到任何不安,甚至会对人们大同小异的笑脸报以不屑的嘲讽。他不过是一个玩世不恭的少爷。
 那是他轻狂,傲慢,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是杰克所认为的最美好的一段年月,嚣张跋扈的享受着所有人的宠爱,连命运之神都未曾放在眼里。
 而当时的他原本是这样以为的,所有的一切都将一尘不变的随着时光的车轮飞速的旋转下去,而他会从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老友中选一位娶作此生的妻子,一直伴他身侧,直至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站路。而在那里,会盛开的是他同老友们郊游时流连的原野上开满的玫瑰,豆蔻,迷迭香,鸢尾,三色堇,鼠尾草。而他的老友们会笑靥如花得站在那里向他挥手,他会像他年轻时一样,雀跃着应和并吹一声高傲的口哨,再向他们大笑着奔跑过去。
 如果时光按他本有的轨迹按部就班的走下去,似乎乘着风度过的少年时代就会是一场美丽又虚伪的过往云烟。
 但,没有如果。
 年迈的杰克借着窗口凝结的雾气用枯槁的指尖轻轻勾勒出一人模糊的侧脸,那是他第一次亲眼目睹她容貌的样子。缓慢的思维又悄悄追溯到1958年的初夏。

评论(3)

热度(31)